首页 > 行业资讯 > 漳州:花卉产业寻求数字化“赋能”

漳州:花卉产业寻求数字化“赋能”

日期:2020-12-24 10:35:20     浏览数:8 次    来源:福建日报全媒体     作者:苏益纯

 花卉是漳州的“老名片”,种植面积37.6万亩,年产值近200亿元,出口市场覆盖欧洲、美国、加拿大、印度、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漳州花卉主要的经营方向是市政园林工程、道路绿植、线上线下批发、进出口业务等。

  今年初,疫情让花卉产业的进出口业务受到不小影响,小规模零售实体面临着升级整合的压力。与此同时,线上零售、网红、直播带货等也大量涌现。“危机四伏,却机遇丛生”是花卉人士的共识。

  面对痛点,一些龙头企业精耕细作,加强花卉的核心育种。例如福建大千园林有限公司与高校合作,主攻三角梅的抗寒性研发,拓展长江以北的市场。福建扬基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则抓住了政府鼓励支持建棚升级的契机,从国外引进一些新的花卉小盆栽品种。

  还有一些企业走数字化转型路线。例如京东(漳州)花卉数字经济总部基地项目今年初落地漳州,建设集花卉展示、交易、物流、研发、培训等于一体的花卉产业总部园区。10月29日,漳州金盏花乡发展有限公司揭牌,它是国有企业漳州圆山水仙花发展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将依托京东电商的数字化能力开展运营。

  数字化转型,具体怎么做?整体来看,漳州不少花企以一家一户生产经营为主,经济力量单薄,难以及时准确地掌握市场信息。一方面,金盏花乡通过京东大数据系统进行分析,梳理出花卉优势品类,例如小榕树、兰花、文竹、多肉等,为花农提供精准种植导向。另一方面,他们着力提升品牌溢价。都说花卉“培土生金”,一棵普通的三角梅,通过美学设计后,价值可翻10倍甚至更高。但对于普通农户来说,这需要学习美学、文学等各知识,实属不易。针对痛点,金盏花乡邀请农户们抱团加入,共享产品的美学、文创、空间美化等技术。

  另外,在没有专业的第三方物流、仓储产业的前提下,花农只能依靠零散、单一的运输服务,价格较高,且不便于流通中的专业化管理。现在,金盏花乡正在与当地商讨,计划建设百亩产地仓,加入京东的大棚自动灌溉体系,提供从仓储、分级、包装、保鲜、冷藏、运输到配送一条龙的综合全程服务。

  从中我们看到,一些企业努力提升种植技术,构筑产业核心能力,“向下扎入土”。另一些企业则建立数字化平台,把分散的花农组织起来,“向上捅破天”。数字化平台就像一个中枢,将已有的技术和手段方式融会贯通。它更像一个敏捷的沟通者,将上中下游的点之间密切地联系起来。它基于大数据,对于下游市场需求进行深刻洞察,进而决定做什么,怎么做?它通过设立目标,将供应链变成一个反射弧,敏捷地获取信息,打造一个具有行动能力、执行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的数字化神经系统。它关注的是如何系统解决一个个小问题。它的数字化转型是一种演化式、渐进式、迭代式的转型。

  这几年,网红带货十分火热。但直播带货,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化转型,而是注意力经济模式下的行为。小农户若跟着流量走,未必是最正确的道路。

  花卉需要数字赋能,通过数字交易、智慧农业、供应链信息化逐步构建数字产业链,形成系统化的信息支撑,带来巨大张力。从漳州来看,来自线上线下、同行业、跨行业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政府、花农、企业通过数字化,拥抱在一起,形成资源要素的高度汇聚。未来,花卉批发市场的销售职能将越来越弱,仓储、物流等数字化服务职能会越来越强。未来,大数据和供应链金融将有力支持行业发展;互联网+签约种植,让花卉直接在田间销售。未来,花卉零售市场或许还会实现购物环境景区化和场景化、经营活动娱乐化等。

  未来,可期。